看中德智库论道《中国制造2025》与“德国工业4.0”_9

2019-09-10 15:12

广东(潭州)国际会展中心

  对话嘉宾:

  德国能源署总经理 克里斯蒂娜.哈费坎普女士

  汉诺威机器人研究院院长 里克先生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 段正澄先生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迎军女士

  美的集团中央研究院院长 胡自强先生

  主持人: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秦海林博士

  话题一:这次对话主要围绕中德制造,利用这次对话为参会代表提供一些新的思路,为中德合作推进进程在更多细分领域,或者在产业领域有更多引导性。

  克里斯蒂娜.哈费坎普:非常感谢邀请,让我第一个发言。德国工业4.0对于德国而言,对于德国工业而言,都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。在德国现在整个经济20%是靠工业,第二产业在经济里面占的比重比较大,跟其他国家不一样,德国的装备制造能力、机器制造能力,在全球企业生产过程中,大家都知道重要性。欧盟认为,在今后十年之后,如果把德国工业4.0做好,可以使工业产出增加8%,带来新的收入,每年可以增加300亿欧元。非常重要的一点是,能够创造非常多的新岗位,大家也都知道很多人通过工业自动化可能失去就业岗位,但对德国工业4.0而言,它的成功不但不会让就业岗位遗失,而且会创造新的工作岗位。

  德国能源署总经理克里斯蒂娜.哈费坎普女士与主持人探讨

  王迎军:我从事生物医学材料和医疗器械领域的研究。这个行业最近一些年来,中国发展比较快的。同样,在这方面,德国也是走得比较靠前,发展非常好,在这个领域,中国和德国的合作是很多的,比如说我所在的华南理工大学,我们和德国的很多研究单位,包括慕尼黑工业大学、汉诺威学院都有合作。在校企合作发展方面,和西门子、奥迪集团都有很多的合作,随着《中国制造2025》和德国工业4.0不断的发展,这个合作可能会更深入,合作的面也会更广阔。

王迎军院士表达了自己的观点

  里克:非常感谢您的邀请,我在德国是引导着自动化研究所的研究,这个研究所分部即将在中国佛山设立起来,成为中德沟通的桥梁,也是大家合作的桥梁。如果是提到德国工业4.0以及德国工业界的话,个人认为德国工业4.0这个概念,必须要和德国工业界的数字化进程联合起来。我们在进行工业4.0这个概念创造的时候,没有想到它能够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引起了那么大的波动,因为有很多的企业,特别是德国的企业头一次听到工业的数字化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,首先是要把产业完全的自动化。

  在研究院里面,其实是受到联邦经济部支持,德国有很多学校都是受到联邦经济部支持支持我们做工业4.0的创新。德国工业4.0的创新是从哪儿来呢?生产的产品在未来变得更加智能,而且是有越来越多智能的功能,具有智能功能的产品会影响我们的产品,也在影响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,就是这样,会带来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我们在德国也看到,有很多企业都在做这样的工作,跟其他国家一样,大家都在做这样的工作,德国工业4.0我们还是处于学习的过程。我一直在考虑,在企业里面,德国工业4.0到底以为着什么,在工业界里面它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里克院长发表看法

  话题二:生产环节逐步推进数字化过程,今年在杭州G20峰会上,我们国家领导人提到数字经济。未来智能制造是否首先要解决制造设备的数字化,数字制造的基础阶段是什么?

  段正澄:《中国制造2025》实际上是在制造领域内国家发展三十年中长期规划的第一步,第一个十年。我们希望通过三十年的努力,使现在的制造能够成为在创新、驱动、发展这样的角度能够在世界上起到引领作用,能够使我们国家的发展赶上现在最发达的国家。

  《中国制造2025》核心问题是创新驱动发展问题,创新驱动发展这一件事不是一个短期行为,是贯穿着整个发展过程。因此从中国来讲,我们国家也非常重视创新发展的有关,除了经济上的支持以外,非常重视有关创新发展各个方面政策、方针、方法等等。之前嘉宾讲了,现在正是《中国制造2025》和德国工业4.0的一个交汇时间,交汇点在什么地方?我理解为从中国来讲,互联网的发展、信息化的发展,跟国际上的差距不是非常之大。但是从制造这个角度来看,我差距是比较大,尤其是在装备制造业方面差距还是很大。德国在努力实现工业4.0,我们现在的水平大致在德国的2.0到3.0之间。因此我们要做的事就是要按照国家《中国制造2025》政策规划,在已有的条件基础上来进行智能制造示范和试点,为将来智能制造进一步发展积累经验。

  德国是一个非常务实、求知的国家,我到德国去过多次,也向他们学习了很多。我从事的工作也跟德国企业有合作。举例我国所有国外品牌的汽车厂、自主品牌汽车厂,70、80%靠引进国外技术和产品。但是近三年来,在主要汽车厂包括大众、通用、雪铁龙等企业中,有关车身制造非常关键的一套工序是车身顶棚焊接,这些重要的关键方法,由于我们的创新在国际招标中投标了20次,中标了20次。因此从我们跟德国来讲,确实有很多合作的地方,包括创新。

  在德国,中小企业和高等学校的合作方面,除了企业给一部分经费,州政府和联盟政府要出相同的经费进行新产品新技术的研究,这是一个鼓励产品创新的机制。另外,我参观过德国知名的弗劳恩霍夫研究所,这个研究所在美国底特律也有分所,这样一个研究所是也是服务美国产业上游和下游领域,进行基础研究和将理论研究变成产品的桥梁。

  因此像这样一些好的机制都是我们应该很好的去学习的。我相信中德之间的合作,佛山和德国之间的合作,不光是学习德国很好的经验,同样德国也会在这个合作中取得共赢。

  另外,我认为确实在我们的制造业发展过程中要补上数字化这一课,中国制造业的数字化还很低,没有数字化根本就谈不上后面的进程。

段正澄院士正在发言

  胡自强:智能制造、数字化这个题目很大,作为企业来说,最重要的是如何通过智能化来改变人们的生活,让老百姓的生活更美好。

  作为企业来说,最核心要为用户创造价值,在产品端创新,怎么用智能化解决用户的痛点,解决用户日常问题,使得用户在生活中更便利更健康更舒适,这是我们很核心的一个技术。我们在整个科技领域、核心技术、基础技术领域都有创新和投入。

  数字化作为智能化的前提,核心是整个企业内部端到端的数字化,基础工作现在都在开展,谈不到工业4.0,还在起步阶段。作为企业来说,从供应链端到研发、制造、物流,一直到销售端,怎么能够实现整体系统化,在数字化基础上怎么继承,怎么用大数据,怎么进行技术优化,还处于比较早的探索阶段,有很多需要做的事。刚才谈到德国确实也是我们的榜样,我们跟德国企业有很多合作。

  举例来说,美的在南沙有空调工厂,我们做了识别,从进货到出厂,全部实现自动化,一共有八千个感知点,所有结点实现自动化,全流程跟踪。空调有室内机、室外机,室内机一条线原来需要52人操作、安装,在实现自动化、数字化以后,现在减到19个人,大部分的操作相对来说劳动力强度比较大、操作比较简单的动作都是用自动化完成。另外室外机的组装线,也从72个人减到现在29个人,在效率上有很大提升。从端到端的效率,估计有20%的效率提升,产品质量也有很大的提高。所以从用户端来看,效率很快,包括备货,订单到出厂效率,整体效率有很大的提升。

美的集团中央研究院院长胡自强发言

  议题三:请嘉宾用一句话对深入推动对中德合作提一个建议。

  克里斯蒂娜.哈费坎普:非常感谢,一句话也许有点难。我自己的儿子在同济大学上学,他对同济大学的教育和培训的水准印象非常深刻,他觉得那里的教育是非常好,这样的合作是非常重要,尤其是让那些更多的年轻人更多接触这些最新的针对未来的、具有重要意义的技术。而且要创造更好的条件,使得技术的应用变得更为有把握。大家都知道,我们应用4.0,也意味着各种各样的权利保护,尤其是数据的权利保护,所以我想在这方面,我们也需要多做一些事情。

  段正澄:有了良好的开端,肯定有良好的结果,希望中德合作取得丰富成果,促进两个国家人民友好。

  里克:中国和德国充分发挥市场力量,而且要把供给侧充分调动起来,德国工业4.0和《中国制造2025》深度合作,两个国家在未来会决定工业化趋势,这个趋势将由我们来定。

  王迎军:随着《中国制造2025》不断推进,我觉得我们国家政府,我们企业都非常重视在整个产业化链条中的工程化、技术转化,这是非常正确,也是非常需要。从长远来看,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更重要的系统,从高水平原始创新、基础研究,一直到人才培养,这些都是更好实施《中国制造2025》后面一系列中长期规划,非常重要的环节,希望这些也能够引起大家的重视,谢谢!

  胡自强:一个建议,能够经常性有更多这种交流活动,企业、院校,能够有比较经常性的交流,能够有更多的成果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