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过鱼骨图分析得到了工厂招工难的真正原因_0

2019-06-12 11:38

  近来,特别关注工厂招工难的问题。因为,招工难引发了工厂员工队伍的不稳定,工厂员工的不稳定造成了企业管理的难度,直接导致了工厂产品质量的不稳定,产品质量的不稳定又诱发了运营成本的上升。甚至可以说,工厂招工难让工厂的工匠精神成为了泡影。

  为什么会招工难?老金的分析用了工厂管理中很常见一种工具:鱼骨图。鱼骨图,又名因果图,是一种发现问题根本原因的分析方法,由日本管理大师石川馨先生所发明。在精益生产管理和六西格玛管理中,鱼骨图分析的应用非常多。

  分析之前,先讲段经历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老金在杭州市区的一家工厂上班,当时的工人构成由三类人群组成,一种是正式工,一般是城市平民,一种是合同工,基本是附近四季青周边的城郊农民,第三种是临时工,大多为来自本省偏远地区的农民,三类人群的数量差不多。城市平民和城郊农民这两个群体的工人队伍,相对最为稳定,因为他们的根就在当地,而异地农民们,则换了一茬又一茬。

  2000年后就职于杭州郊区五常的一家企业,所有的工人都是合同工,工人的构成变成了两类,城市平民不见了,只有城郊农民和外地农民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同事中,城郊农民也越来越少,外地农民的比例却越来越高。有天和一位城郊农民同事聊天,侃起了工人中城郊农民为什么会越来越少的事。他笑一笑,说出了真相:我们这里人,要么家里房子很多,靠房租生活,要么拆迁,赔到很多钱,做生意去了。过两年我家拆迁,可能我也不来上班了。

  这是老金用MINTAB画的鱼骨图。鱼的头部是现象-制造业工厂招工难,六根大骨是造成现象的六类因素,小骨反映了每类因素的事实。

 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,政策导向、工厂变化、工人来源、工作性质、家庭引导和社会舆论六类因素中,共同的事实都与房子有关。

  财政部数据显示,2014年,地方一般公共财政收入7.59亿元,而地方土地出让权收入达到了3.63万亿元。就是说,地方卖地收入已经占到了地方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。地方对土地收入的渴求,是地方政府逐年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的最大动机,房地产价格的年年上涨、拆迁事业的蓬勃发展,皆出于此。

  地价上涨,房价上涨,制造业工厂迫于成本压力,从城区撤离搬到城郊,因为距离的和收入的原因,这一搬迁让工厂失去了最稳定的员工来源-城市平民,一部分城郊农民变成了拆迁户或者包租公,又让工厂流失了一部分最稳定的员工;然后又是地价上涨,工厂再度搬迁到更远的城郊,再度流失一部分城郊农民员工,随着城市如同摊大饼似的呈同心圆状往外发展,这个过程一再重复发生;等到超越工厂的成本极限时,工厂就会从城郊撤离搬到小镇或者农村或者内地,最后从中国搬到东南亚、非洲。

  中国制造业管理最优秀、利润水平最高、员工收入平均水平最高的企业-华为,开始逐步撤离深圳(一部分已经搬到东莞松山湖),原因是无法承受深圳的高房价,中国房价之高可见一斑。华为的任正非先生表示,高土地价格,高房价,已经导致了生产要素成本急剧上升,必然导致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下降。

  从人口结构上看,中国目前工作的适龄人口并没有下降,但是为什么工厂招工越来越难?工厂中素质较高、稳定系数较高的两类人群:城市平民和城郊农民,随着城镇化建设的进展,已经基本从工厂中绝迹了。工厂招工的对象仅剩下异地农民,而且是一类明知这个工作无法让他们扎根当地的人群,招工能容易吗?等到连异地农民都招不来的时候,就只能步台湾的后尘,招越南、菲律宾的外劳了,实际上,广西、云南等地,外劳已不是稀罕事了。有些工厂用机器人和自动化来应对招工危机,可是,操控、维护和维修这些设备的技师到哪去招呢?

  工厂环境艰苦、劳动强度相对高、纪律性强,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问题。买不起房子,却是让工厂招不到工人的最大原因。

  假如工人的收入足以让他们过上有房有车有尊严的生活,社会舆论怎么会看不起工人?平民家庭怎么会逼着孩子一定要考大学?工匠精神怎么会变成一种可望不可求的情怀?

  高房价让企业的用地、用工成本都大幅增加,而且影响了年轻人对职业的选择,透支了年轻人的消费能力,导致了市场内需的不足,大量企业出于盈利的目的将资产投入房地产中,严重影响了主业的发展。这一切,都是高房价带来的恶果。

  高房价,中国经济的癌症。

分享到:
收藏